对话广高院庭长:互联网竞争不适用丛林法则
发布者:中至胜  发布时间:2013-03-28 21:34:32  浏览次数:1291次
    

    记者:案件的审理的关键是什么?

    张学军:关键就是对相关市场的界定。相关市场是经济学家常涉足的研究领域,它有时由一个商品构成,但通常是由一组具有竞争关系的商品组成的商品集合。对传统产业的相关市场界定已经很复杂了,互联网环境下的产品界定更加困难,给法官带来很大的挑战。

    记者:什么挑战?

    张学军:这个案件要求法官不仅要具备深厚的法学功底,还有对经济学理论和和互联网行业经营状况都有较深的涉猎,否则很难办好这个案件。这个案件光证据材料就多达几百项,是用推车推进法庭的,甚至在刚过去的农历春节,合议庭法官都还在加班撰写裁判文书。省法院的院领导和庭领导一直强调加强法官政治素质和业务能力的提高,加强国际视野和全球眼光的培养,我们在这个案件的审理中深深体会到这是非常正确的。

    记者:原、被告在反垄断案件中的诉讼策略是什么?

    张学军:可以用分母和分子的关系来比喻。相关市场是分母,而被告的市场份额是分子。如果诉讼中,把分母界定的越窄,份额就越大,被告就越有可能构成垄断;相反,分母被界定的越宽,那么份额就会越小,就说明被告不占支配地位。所以,原告希望越窄的分母越好,被告则相反。

    记者:经济学上与司法实践对垄断标准的认定上差异在哪?

    张学军:反垄断法的目标是保护竞争和消费者,但它并不反对垄断。那些通过自己的技术创新、经营管理、价格优势等获得了支配地位的企业并不是反垄断法反对和禁止的对象,只是法律反对滥用支配地位来限制和排除竞争。因此,从司法角度而言,对相关市场的界定越准确,对同一个市场中的竞争者,也就是原、被告双方来说,就会越公平。

    记者:市场是无形,它看不见、摸不着,我们法院要如何界定?

    张学军:当前相关的法律和法规主要针对传统市场的界定,而对于飞速发展的互联网领域来说,如何将这些法律规定和立法精神适用到新领域,是需要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的。对于本案,我们采取了需求者替代法,综合价格、质量、功能、获得产品的难易等因素作为参考变量,从相关权威调查数据出发,看用户是否会选择其他替代品;同时,也适当考虑供给替代,即考虑其他互联网企业的进入门槛。

    经过研究,我们在本案中最大的创新是将假定垄断者测试应用到互联网领域相关市场的界定中来。一个被假定的垄断者,在持续一段时间适度提高价格,结果消费者转向了其他替代品,那么替代品与诉争产品则属于同一市场;反之,则不属于。比如,假定百事可乐提价的话,消费者若转向选择可口可乐,那么二者就属同一市场,有竞争关系。在本案中,我们就认为如果QQ开始收费的话,用户一定会转而选择免费的“提供即时通讯服务的微博”,或者转而选择“只提供单一视频服务的即时通讯”。